【LMSS】(NC-17)Sympathy.

我今天绝对感冒了,敲字时浑身发冷,最后都裹上了毯子TVT,而手指完全做冻僵状,一个字母一个字母的敲啊……
可是家里一堆衣服需要洗盘子需要刷TVT就说不待这么虐待高中生的蠢蛋老妈!

嗯……我果然不适合写带CP的同人啊,一写就矫情……天性薄情么我果然【←搞屁!

总之,以下是警告,鉴于我不知道废柴兔怎么设密码(…),看好再点继续阅读:

警告:角色死亡;Torture;第一人称叙述;全篇无对话(一会儿全篇对话一会儿全篇无对话你想怎样!);剧情性弱;最重要的是全篇无粗口(啊?
另外,NC-17不是有肉的意思,姑娘们失望不☆?【←打!打死她!





(我是听着这个曲子写的,神秘园(Secret Garden)的《Aria(咏叹调)》,给个链接→http://xuntian.iflytek.com/music/aria.mp3





Sympathy.

悲悯

= = = = =



对于一个马尔福来说任何愚蠢的唯唯诺诺都是不可饶恕的,马尔福绝不会为不值一提的事动摇,我们从不犹豫不决,举棋不定,白与机会错失交臂,放利益付诸东流。

我在心中思索,当我看到他出现;看到西弗勒斯又一次站在我的主人的面前,像以往的每一次一样不动声色地注视着他猩红的眼睛。喔,除了他以外,这里还有谁可以这么做呢?即使是我也不能;而他深知这一次他会为此付出代价。

我的主人向前踱去,我仍然站在他身后,左边,在镀银的面具后关注着他们的举动,听着我的主人慢声细语的询问他的叛徒,渴望能再多得到一点信息。可我的主人不会得到回答,从不会。自从我们发现他的身份后西弗勒斯从没说过任何一个字,唯有当他再也无法忍受时的呻吟,尖叫与哭喊。

西弗勒斯,我想着,我认识他这么久,从他十一岁时开始;不止一次地看见他像如今这样安静、疲惫、伤痕累累,可却从没有一次像如今这般心中充满念想。贝拉特里克斯已经不再站在我的身旁,她几乎与我的主人并肩,尖锐地高声痛斥着,忘记一切风范的女人,我完全看不出这种粗鲁的做法有任何意义可言——何况西弗勒斯对此毫无反应,除去用跟他曾经每一次佯装带来贵重的信息一样不可预测的表情看着我的主人以外的事情似乎都跟他毫无关系——死死地盯着他的每一个食死徒;贝拉特里克斯;这将成为他的葬身之处的黑暗房间;我。然而我注视他陷在黑色的袍子与长发间的脸孔,我的指节在我的袍袖下蜷曲,以代替我的心脏在我的胸腔中本该有的紧缩与剧烈跳动,而不是像此时一样平缓,舒张,毫无苦痛。

我该感到惋惜的,不是么?即使是我——卢修斯·马尔福,也该在老朋友将不幸死去时为其表达心中的哀痛与伤悲。但没有——千真万确,我只是在静候那一刻来临。

我的主人,哦——现在又将怒气冲冲,几乎失控,他会让他怎样的死去?也许像罗伯特·达米安(①)一样地——那或合我的主人对叛徒的下场定义的标准,但绝对不是我所乐见的:实在是太过于肮脏,野蛮,令人作呕。或许我的主人会发发慈悲,换一种不那样……刺激感官的,但这对西弗勒斯来说不会有任何改变,对他将经历的痛苦而言;当然如此,想想看,让我的主人落到今天这般田地:只得被困在这里——我的庄园,无处可去,西弗勒斯占有了多大的功劳?他曾让我们最高级的成员的资料与一举一动都像是本初级咒语教材一样展现在凤凰社的眼皮下;曾让我的主人只肯在从他那里得到情报时流露出的微小心思如同精心演绎的戏剧一般在阿不思·邓布利多面前重现;曾让我们信心十足、大振旗鼓,动用最多的力量去换得凤凰社最小的(还是预料之内的)损失。

贝拉特里克斯或者是格雷博克可能认为我也该因被愚弄出卖而气愤不已——但我只是在仍在静候最后一刻的来临,除此之外或许有一点惊讶:我从不知道西弗勒斯会对什么如此忠诚;我们中的一些人呈我的主人的命令,千方百计迫使他开口,供出一点儿真正有用的情报时我常会在一边负责询问,因为我的主人的要求——最低限度的要求,他似乎很宽容的同意我不弄脏我的长袍与靴子,这很不容易,在他已经迫使德拉科跟他的……姑妈继续学习黑魔法,几乎要被囚禁的时候。强暴是一开始就有的事;西弗勒斯在数不清的钻心咒与那些看上去着实瞧不上眼的麻瓜刑具下痉挛、哀号,似乎每一根神经都将迸裂;在被迫灌下那些他亲手制作的魔药时惊恐地挣扎(我想不会有谁比他自己更清楚它们的功效了),继而痛苦的翻滚。可他什么都没有说出口来,即使是我也难以理解为什么在这种情况下连他的大脑封闭术几乎都没有瓦解,仿佛非要跟他的意识或是他的生命扎在一起一样。

在某些时刻,那些粗鲁得丢弃了纯血的仪态的人全都离去,只剩下我与他待在那个狭小、阴暗的地牢中时——他仍然不会说出什么,要不是仍会继续惨叫我会怀疑他的声带一开始就已被摧毁——当西弗勒斯从疼痛中脱离片刻时,他蜷缩在墙角,空洞的眼睛凝视着某一块儿长满苔藓的石砖,当我走近他的身旁,他转过头来端详着我的脸;满身血污,神情高傲,就像是据我所知他会在面对命运时显露出的姿态。他比我更清楚不会有人来救他;当暴露时他当然没有时间逃走,可却险险抢在前头使用了守护神咒最后一次告知他所明了的一切。邓布利多从来就不是一个傻子,他肯定知道不能因为一个间谍葬送一场彻底的胜利。

西弗勒斯,我想着,通过面具注视着我的主人最后一次试图对他使用摄神取念与他平静的眼睛。回忆再之前那一次我看见他时他有多狼狈,两个人共同进入他的同时有人用烙铁烧灼他的阴茎,西弗勒斯声嘶力竭地喊叫,汗水几乎要汇成河流从他瘦骨嶙峋的躯体上淌下(②)。我站在那里看着这一切时几乎无法忍受那种声音与气味,那使我的主人终于强行打开了他的大脑,得到了一些真正的信息。可我真诚期望我的主人不要在这里再来这么一次了。没有任何证据表明轮奸这种烂俗的手段会对西弗勒斯有什么更多的——影响,他已经证明了这一点,可有些人就是乐此不疲。要是非要我表示一点点理解——喔,开玩笑,绝对不可能。只是可能会让我想起年轻时我们曾经有过短暂的几次共同上床的经验;我可以承认我从未忘记那种感受,过于美妙——我曾真切的希望那让无数的蠢货神魂颠倒的魅力能把他的身体与灵魂捆住,如同海中塞壬,涛中磁礁(③)

那些挤在我的客厅的食死徒发出一阵喧哗,我的主人突然在摄神取念中后退,令我赶忙上前一步试着扶住他——看到他的表情近乎惊骇,接着是彻底的震怒。西弗勒斯露出一个短暂、即逝的冷笑,几乎是轻蔑的看着我的主人——从没有人,据我所知,有谁胆敢这么对待黑暗公爵呢?大概是即将来临的死亡给予西弗勒斯这个权力,像是一场决斗一样,我的主人飞快的抽出魔杖——念动咒语,绿色的光芒闪过,西弗勒斯没有流露出任何表情,没有反抗,没有挣扎,他仰倒在地上,肢体瘫软,失去呼吸;眼睛永远地阴暗、空洞下去,直视着高耸的天棚。没人会知道他在最后一次摄神取念时反过来对我的主人做了什么,跟黑魔法或者魔药比起来,这更像是他一生中最高的造诣;他成功地用它扰乱黑暗公爵的心智,顺便为自己赚来了一个没有痛苦的死亡。

现在他已经倒下,也根本用不着我为他可能会有的痛苦而长久的死亡而不堪忍视——我的心脏仍在不紧不慢的跳动着,呼吸沉稳,轻声询问,关切着我的主人。他几乎愤怒的要发狂,高声的咒骂。我在面具后面儿皱眉,我已经足够厌烦这庄园里的这些声音与气味了,我认为,这已经是时候搬家了。

是的,没错,我知道西弗勒斯被迫透露的每一条信息,还有更多的筹码;我的主人计划着明天傍晚就会针对这些信息发动几次袭击——而等到今晚,我像是要按照我的主人的命令,与纳西莎一同前往魔法部与那愚蠢的吓怕了的部长交流的时候,这一切就会被摆到阿不思·邓布利多的桌前,我的主人或许认为德拉科可以牵制住我,可他甚至不知道我的儿子一直随身携带着门钥匙——没人怀疑过他手上那枚印着家徽的戒指。我们三个早已谈妥,马尔福永远会嗅到胜利的气息,而即使没有凤凰社我们也可以在战争结束前把自己掩护得很好——更何况战争就快要结束了,已经没有什么值得再犹豫。

我的主人余怒未消——当然,他亲手毁掉了自己发泄愤怒的机会,命令我在这儿把那叛徒的尸体烧掉,我不大清楚他在想什么,难道是防止他的遗体落回凤凰社的手中,得到一个体面的葬礼吗?我亲吻他的袍脚,最后一次了。我们能运走的财产几乎都保存在古灵阁,这种情况下我不在意他在被打败前怎么对待我这要废弃掉的庄园。

我走到尸体旁边,看着西弗勒斯;他无血色的、伤痕斑驳的脸上平静的表情刺进我的眼睛。终于我感到一股悲哀在腹腔中滚动,令我的心脏紧缩,呼吸紊乱——只是一刻。尽我全力优雅地挥动魔杖——火苗蹿出,落在西弗勒斯之前被粗暴套上的黑色袍子上蔓延。

西弗勒斯,我想着,他曾经在我面前的影像皆掠过我的脑海,我不知道如果我是不是有过机会救他,但是那风险太过巨大,后果太过沉重,我不能冒险。对于一个马尔福来说任何愚蠢的唯唯诺诺都是不可饶恕的,马尔福绝不会为不值一提的事动摇,我们从不犹豫不决,举棋不定,白与机会错失交臂,放利益付诸东流。在我们到达我们想要的终点前任何事物都可以作为阶梯。

火焰将他吞噬;我向我的主人——等今晚我跟我的妻儿离开这里,他就再也不是了——鞠躬,说是要为今晚魔法部的一切做准备,得到他的允许后离开大厅,将逐渐显现的焦骨与灰烬抛在身后,我的心脏已经再一次归于平静。纳西莎在楼上等待,她知道今天会发生什么,或许正为西弗勒斯私下进行一番哀悼,但我用不着了。当我踏上楼梯,脑中无法抹去他燃烧着的身体时想到,马尔福用不着跟老天说任何话语,只要对最大的利益负责就成。西弗勒斯并不是因为我而死的,他只是无数死在战争中的人里的一个。他望着石砖——望着命运的神情骤然挡在我的眼前:必然的、连他自己都早已做好准备的死,摊在胜利面前的死。或许我曾经爱过他,但这也改变不了什么,即使我曾经爱过他。

可是我爱过他,苍天作证,我是爱过他的。















Fin.













注释:

①:[也许像罗伯特·达米安]

“所以要活活把他拿刀的的右手烧焦,再在他手臂、胸口、两腿撕开皮肉,把烧开的油、熔化的铅、滚烫的松香、蜡和硫磺灌进去,然后用四匹强壮的马拴在手脚上把身子撕成几块。那老人还说,有个想谋杀前国王路易十五的囚犯就确确实实是让用这种方法处死的。”



——狄更斯《双城记》第二部第十五章《编织》



那个谋杀路易十五的人就是罗伯特·达米安,就是像狄更斯所讲的那么处死的。我本来想找到更详细的资料的……可别的地方我连这个人的名字都没找见,《双城记》是对这个行刑过程描述的最详尽的了= =……别问我卢修斯为毛知道一个十八世纪的法国麻瓜的死亡过程= =



②:[有人用烙铁烧灼他的阴茎,西弗勒斯声嘶力竭地喊叫,汗水几乎要汇成河流从他瘦骨嶙峋的躯体上淌下]

……这其实是很早以前一篇关于越/南战争时期战俘审讯的实录里的描写,我套用了……整篇文章我都忘得差不多了,只有这一句不知为毛特震撼,一直教我记着,现在到底用上了……我就是个变态谢谢



③:[海中塞壬,涛中磁礁]

前者是海妖塞壬,这个没有不知道的吧,用歌声夺取水手的神智以致过船发生海难的海妖。

后者是《一千零一夜》中《第三个僧人的故事》里提到的,凡有航船在此礁附近经过,船上的每颗钉子就会被吸走,船便瓦解……不过这还是从《双城记》的注解里知道的,囧,我承认我最近重看了《双城记》



*题目小小说一下——其实Sympathy常用的意思还是“同情”或是“志同道合”……是吧,大概是吧,人家英语很差呀(偷瞄翻译组的家伙们)…有一点要暗示卢修斯到底是跟西弗勒斯一样跳槽了的意思……我知道很蹩脚= =,特地(牵强地)把这个词翻译成悲悯后,正文里我一个“悲悯”都没用,嗯嗯……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

恍然看见了

一个考据派写slash,最萌的不是剧情,是字里行间的深意。
这么一篇文【注释的那些我就不说了】,我在其中看到了什么?

1. 最明显的,LMSS,斯莱特林之间曾经有过的爱情和不曾泯灭的友情。
2. 一个马尔福家族最基本的守则:家族至上;利益之上;贵族优雅至上;还有嘴硬心软。
3. 又一个黑化的邓布利多。
4. LV曾经,作为一个平凡的Tom的伤痛的记忆。
这些其实都挺明显的。

不过我觉得这篇对LM的性格把握得很赞。甚至让我到最后都在想,他是爱过SS,还是爱过那么一段美丽的回忆。
题目好得我想无视那两个汉字。一语双关。LM最后对SS施与同情,也曾移情于他,更是因为SS背叛被杀这件事让他真正彻底做出选择吧。

PS:Secret Garden的Aria很美,不过感觉配这里的LM有点点单薄。【话说……这样文里的LM才能这么淡然地冷眼旁观做出抉择,呃,我自己矛盾ing】
推荐Ordo Funebris的Songs From The Enchanted Garden中的序曲,Intro

Re: 恍然看见了

> 一个考据派写slash,最萌的不是剧情,是字里行间的深意。
> 这么一篇文【注释的那些我就不说了】,我在其中看到了什么?
>
> 1. 最明显的,LMSS,斯莱特林之间曾经有过的爱情和不曾泯灭的友情。
> 2. 一个马尔福家族最基本的守则:家族至上;利益之上;贵族优雅至上;还有嘴硬心软。
> 3. 又一个黑化的邓布利多。
> 4. LV曾经,作为一个平凡的Tom的伤痛的记忆。
> 这些其实都挺明显的。
>
> 不过我觉得这篇对LM的性格把握得很赞。甚至让我到最后都在想,他是爱过SS,还是爱过那么一段美丽的回忆。
> 题目好得我想无视那两个汉字。一语双关。LM最后对SS施与同情,也曾移情于他,更是因为SS背叛被杀这件事让他真正彻底做出选择吧。
>
> PS:Secret Garden的Aria很美,不过感觉配这里的LM有点点单薄。【话说……这样文里的LM才能这么淡然地冷眼旁观做出抉择,呃,我自己矛盾ing】
> 推荐Ordo Funebris的Songs From The Enchanted Garden中的序曲,Intro
================================
呜呜呜阿粥你每次回复这么认真让我这个几乎潜水党的家伙多么羞涩呀TAT!
有一些跟我原想的不一样,嗯,比如我认为邓布利多没有黑化……他只是做出了保全最多人的决定而已,我觉得只要不是少年JUMP,任何一个领袖在战场上都会这么做的|||不过一百个人眼里有一百个哈姆雷特,所有我没有明提的东西本来就是要让大家见仁见智的=W=~

> 甚至让我到最后都在想,他是爱过SS,还是爱过那么一段美丽的回忆。

这句话说得我动心了QAQ

等下去听你推荐的歌=V=

我是来刷屏的……

>呜呜呜阿粥你每次回复这么认真让我这个几乎潜水党的家伙多么羞涩呀TAT!

因为我这个家伙属于看到一堆注释就燃起来的那种囧人。……
还好我只翻译,受到作者和原文的限制,不然……其实现在我的译注就比一般多……

>不过一百个人眼里有一百个哈姆雷特,所有我没有明提的东西本来就是要让大家见仁见智的=W=~

我一直相信一千个人眼里有一千零一个哈姆雷特。第一千零一个是属于作者的。
【走、走题了……】

>这句话说得我动心了QAQ

得意ing,我这个不原创的家伙偶尔感性一句也能打动你们这群用羽毛笔的家伙。【够了……

>等下去听你推荐的歌=V=

戳这里http://www.xiami.com/song/1769241336

Re: 我是来刷屏的……

> >呜呜呜阿粥你每次回复这么认真让我这个几乎潜水党的家伙多么羞涩呀TAT!
>
> 因为我这个家伙属于看到一堆注释就燃起来的那种囧人。……
> 还好我只翻译,受到作者和原文的限制,不然……其实现在我的译注就比一般多……
>
> >不过一百个人眼里有一百个哈姆雷特,所有我没有明提的东西本来就是要让大家见仁见智的=W=~
>
> 我一直相信一千个人眼里有一千零一个哈姆雷特。第一千零一个是属于作者的。
> 【走、走题了……】
>
> >这句话说得我动心了QAQ
>
> 得意ing,我这个不原创的家伙偶尔感性一句也能打动你们这群用羽毛笔的家伙。【够了……
>
> >等下去听你推荐的歌=V=
>
> 戳这里http://www.xiami.com/song/1769241336



我可爱看你的译注了我怎么觉得AoT我研究注释的时间比看正文的还多= =……很多时候都觉得你可神了><

歌去听了……好萌嗷嗷嗷一大早起来不好要我受这么多刺激!先是坛子的版头上西弗勒斯的小PP再是这首歌然后是anny的“有种上了我”我真的把持不住了呀><(←你要把持啥啊
sidetitleAll of Mine.sidetitle

wornbattlefield

Author:wornbattlefield
阑朝 / 旧战场

-1993年生人;2011高考挣扎中。
-死蠢;雷人。
-粗口症候群;对人交流障碍略重。
-无CP控;宅腐兼有,BG、BL、GL均吃。
-咖啡加伴侣会死。
-人格分裂;抖M。
-雷点高而怪异;鲜有玻璃心(靠)。
-以上全是真的……真的,没骗人。
======================
/勾搭☆/
QQ:624558557
E-mail:oldlanzhao@yahoo.com.cn
======================
【本人】
立志图文双栖;
可是两边都不成的废柴与渣滓。
高考杯具中。
【愿望】
在死的时候可以被播放《今天是个好日子》。
【人品】
目前直逼负∞。
【怪癖】
暴力美学;酷刑研究。
现实主义与浪漫主义到死纠结(何。
粗口。
后妈。
后妈。
以及后妈。
【萌点】
西弗勒斯斯内普跟莱姆斯卢平;
桂小太郎;
王耀跟伊万布拉金斯基跟马修威廉姆斯跟亚瑟柯克兰跟弗朗西斯波洛弗瓦跟安东尼奥费尔南德斯卡里埃多;
脑噬涅罗;
等。
【至高的cp们】
RLSS;
中露;
高桂高。

sidetitleClassifications.sidetitle
sidetitleMessages.sidetitle
sidetitleEssays.sidetitle
sidetitleMonthly Files.sidetitle
sidetitleQuotes.sidetitle
sidetitle勿匆匆sidetitle
sidetitle人欢相聚sidetitle
sidetitle来勾搭我呀嘻嘻嘻嘻sidetitle

和此人成为好友

sidetitleSilence.sidetitle
sidetitleSearchsidetitle
sidetitleRSSsidetit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