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文上架Ⅲ】Written in water

Written in water(转瞬)



所属:旧文上架系列(系列你妈!

cp:无(HP\SS)【Harry Potter】

警告:原著衍生;不知所云;雷,各种雷;出现的唯一原因是我码出来后就没放过任何地方,心里不舒坦(操)

字数:4493

*衍生;穿插在The Deathly Hallows第三十三章The prince’s Tale后段,哈利从冥想盆中离开前。

猛然间,哈利的思绪模糊不清,如同丧失了所有目标。他刹那间撞入一团浓浓的白雾中,四周尽是虚无。接着他触到了地面:隔着鞋底,判断出这是一种坚硬、粗糙、冰凉的物质,微微发灰,足以稳稳地托住他。

他微微摇晃着,试图前行。脑子里模模糊糊地意识到他还没有离开冥想盆,几秒钟前,他大概才看着西弗勒斯•斯内普离开……某个地方。而现在,除了洁白的雾气与地面,他看不见任何事物,听不见任何声音。冰凉的雾拂过他的手臂,令哈利产生一种反常的干燥感触。这还在斯内普的记忆中吗?起先他的确如此以为,随后发现这并不是某段记忆该有的正确形态——它更像是完全不同的一种物质。

他四处环顾,巴望能找到一点儿提示,告诉他该怎么做或是会遇到什么——他的直觉告诉他他还有更加要紧的事必须完成——然而现在他难以思考,各样的思绪在他的脑子里混乱的流窜,不论他觉得自己快要抓住了什么要点,它都会飞快地溜走。

干燥的雾气纠缠着他的胳膊与腿,他下意识地顺着它们迈开步子;有风吹起来了,非常温暖,细微的风。他的鬓发拂过脸颊,眼镜有点儿下滑,他赶紧抬手扶正它。雾气散开,哈利发现灰色的地面延伸到不远处戛然而止;那个角落里一个孩子蜷缩着抱住自己的膝盖。

哈利轻缓地走近那里端详着那孩子:西弗勒斯•斯内普看起来只有三四岁,衣服破旧,黑色的头发又长又乱,瘦骨嶙峋,低着脑袋紧紧缩成一团颤抖着,似乎希望毫不引人注意但确实在哭泣,时而发出小小的轻啜。他犹豫了片刻,弯下身子,伸出一只手即将抚上那小孩子的头顶——

“别碰他!”

哈利惊愕地回头,瞠目结舌地发现他身后不知何时站了另一个斯内普,大一些,七八岁,怒气冲冲,像长大后一样双手环胸,想用眼神把他射穿。再度转回头,又瞅瞅那个似乎什么也没听到,仍然垂着头的小身影

“怎——怎么了?”他下意识问。

别碰他。”斯内普——大些的,重复道,一点儿解释的意思都没有。

哈利转过身去,打量着这个还是非常矮小瘦弱却毫不畏惧地试图睥睨他的小鬼, “什么?”他缓缓地说,企图抓着个重点,“你是说——他,”哇哦,两个年幼版斯内普包围着我。“如果你是——那么他又——”

“我是我,他是谁?”斯内普像三十七岁时一样地向他挑眉,帮他补充。

哈利愣了一下。“哦,对。”

斯内普的眼睛既暗淡又幽深,非常疲倦,越过哈利去看那个更小的自己,“嗯,实际上是一回事。”他皱着眉头:“但是却又不一样。”

哈利注视着斯内普,不明白傻了的是这孩子还是自己,不过毫无疑问,七岁的斯内普已经把他当成傻子了。

“你像个蠢蛋,波特。”那孩子傲慢地讥讽道,瞬间不见了身形。哈利眨眨眼睛,自己被一个小鬼头辱骂了,而那个小鬼头是斯内普完全不会让事情好过一些。

“你不理解,是不?”哈利差点儿没跳起来,这个声音稍微地嘶哑,但很熟悉。他站起来转回身子,一下就判断出了十五岁的斯内普的模样。少年靠在墙上(他穿的还是霍格沃茨的校服),在那个仍没有消失的最为年幼的自己身旁。他轻蔑地瞟了哈利一眼。“我全都知道,”斯内普自顾自地说,又似乎在给哈利解释,“直到死去时的记忆我全都拥有,但我还是……这么大。”他微微停顿,又一次瞥似乎还是有点儿迷惑的哈利。“一个记忆的载体,就像闪回咒或是黑魔头的日记本儿,我是停留在一个特定时段的记忆或是影像,但我知道之后我会经历的每件事。明白了吗,波特?”

看看还在理清头绪的哈利,斯内普看起来有些无力。“你真的就是个低能儿,波特。”他很孩子气的翻了个白眼,恼怒撅起嘴唇。

“我想我理解了。”别跟个孩子计较,你现在都比他大。哈利令自己都惊讶地劝说住了自己,砸断一个十五岁的斯内普的鼻梁在现在看来不太像个好主意。“里德尔的日记本,我猜我理解了。”而且他终于有点想起来自己之前身在何处了。

“是啊,感谢梅林。”斯内普假笑。“但我没那么危险,虽然我想宰了你却不会真的宰了你,够你庆幸的,波特。”

“为什么?”哈利努力理会他的嘲讽,轻轻问道。“那么,为什么……呃,你(他不确定该叫斯内普什么好,他不打算说“先生”或“教授”,但又有预感直呼其名斯内普真的会揍他)会带我来这里?和——你的,影像一起?这么说,你有什么要告诉我的吗?”

斯内普突然看起来特别苦恼。“我不知道。”他不情愿地说,“我想可能是一个失误。”

“——什么?”

“你忘了吗?尖叫棚屋。”斯内普讥笑着说,充满了讽刺与憎恨,似乎不打算做再详细解释了,他一手遮住眼睛,发出一阵轻轻的、颤抖的笑声,夹杂着几个字音听起来像是“圆月”以及“黑*”等等……哈利静静地看着他,突然感到周身寒冷了起来,他的记忆终于抓住他了。尖叫棚屋。

“时间很紧迫。”倚墙站立的少年隐去身影的同时哈利身侧另一个低沉平静的声音接着说道,这一次他没被吓到,只是面向那个二十多岁的黑发青年。他身形瘦高,皮肤苍白,黑发平直油腻,穿着麻瓜似的白色衬衫和长裤,袖子撸起一截。斯内普疾步走近,双手在背后交握,微弓身子使他看起来和哈利一般高,眯起眼睛端详着哈利的脸,目光最终定格在他的双眼,黑曜石般的双眸注视着他,空洞、冰冷、毫无起伏,一会儿后移开,他后退几步,远离哈利,扭头盯着虚无白雾中的一点,用耳语似的声音继续说道:“抽取记忆时我快死了,意识并不是那么清晰,这可能只是……副作用,或是类似的东西。一个记忆的碎片所结合出来的短暂的印象,甚至令你的记忆也模糊了一段儿吧,我假设——鉴于我目前才能清楚地理清头脑,找到缘由。但现在你该快想起来了。”

哈利咽了一口唾沫,他意识到虽然在另一个时间段的斯内普出现时之前的一个都消失了,但那个小男孩仍然蜷缩在墙角啜泣。

“我很抱歉。”他不由自主地说。

“啊,是吗?”青年不为所动,“为了什么?”

哈利一开始想说的是“为了你的死”,但几乎是同时他就知道那可不是什么正确答案。就在着沉默的当儿斯内普斜视着他,然后慢慢扯起嘴角。“不论是什么,波特。”他的声音中竟像隐藏了一股可悲的笑意。“我不接受你的道歉。”

哈利瞪着他,一句话都没说,原本混混沌沌的记忆现在彻底清晰起来。他想起来他还在战场上,想起来有多少人都已经死了,想起来有多少人在战斗,想起来伏地魔还在禁林等着他,想起来……想起来,他必须死。

我就要死了。他茫然地想。抬起眼来看着斯内普。

“我本来以为这不会发生。”斯内普毫无感情波动地说,虽然根本没有再看向他。

“但它即将发生。”哈利轻声嘟喃,“——必须得发生。我要怎么离开这儿?”

他的的眼睛还是只望向远处,微小的风吹来,斯内普腾出一只手把跑到眼前的发丝揪开:“没有什么方法,既然这只是一个印象,那么不用多久它就会自动消散,甚至不会让你留下记忆。”

“哦。”哈利回答完才捕捉到后一句话,他睁大眼睛:“不会——留下记忆?”

“……我想我不会再有别的意思了,是吧?它们将消失,正如笔墨书写于水面,昙花盛开于黑夜——你只会记得我所直接给予的那些记忆。”那青年冷酷地回答。

“你怎么知道?”

“我猜的,我假设的,我不像你脑子里全是稻草,我根据记载的相似例子做了一个无法验证的假设但正确的可能性很高,行了吗?”他耸了耸肩厌烦地回答。

哈利赶紧闭上嘴点点头。又过了一会儿,他才接着问,“一开始你——我是说,那个小一些的你(斯内普很厌恶地撇了撇嘴)——呃,说——你们是一个人可又——不一样,你也一直说‘’是印象——但是你们不是……”

“‘我’已经死了。”斯内普简短地回答。

哈利闭了闭眼,双手在身前紧紧握着。

“对了……对,他是为什么……?”他轻轻问道,头偏向那个小小的、哭泣的孩子。斯内普终于把脸转了过来,看到那个并没得到他的注意的孩子,目光中极快地闪过一丝了然,却顷刻间就被忐忑与痛苦给冲垮了。斯内普的身形骤然坍塌。

“喔……不清楚。”他低声说,“我只是,我想……”他抬起头,年轻的、充斥痛苦的脸又看向惊愕万分的哈利,他赶紧伸手扶住那摇摇欲坠的青年。

“并不是……别——碰我。”斯内普扯开哈利的手,“我看——黑魔头快等不及了,抓紧……哦,你给我离远点儿,别碰我。”

无可奈何地后退一点,哈利看到那青年消瘦的身影一顿,逐渐模糊时哈利看见他左臂撩起的袖子下一个清晰烧焦的的黑色影子,而这个时期的斯内普的黑魔标记理应淡得几乎消失。

一股悲哀冲进心脏:他明明已经死了——他已经死了。而这一切还不能结束。

让这一切结束——我知道我能让这一切都结束。

倏地,他察觉到了什么而转过身去——他的魔药学教授,西弗勒斯•斯内普站在他面前,挂着完美地假笑。

“聊得挺愉快?波特先生?”

哈利一个字也说不出来。他的教授左臂微微颤抖着,但像那个八九岁的孩子一样,目光越过哈利,注意力集中在了那个幼年版的自己身上。他冰冷的注视着那个不曾把脸抬起来的、哭泣着的孩子。

“他是最初的。”斯内普轻轻地说,自语一般。

“你有多少该做的事还没做,波特?”之后他提高了声音说,“自我牺牲,格兰芬多的傻子最爱干的事儿上你打算退缩了吗?”

“不是的,先生。”他条件反射似地说,发现自己居然又生气了。

斯内普扯出一个满意的假笑,“时间不等人,波特。”

“是的,先生。”哈利答应道。斯内普看了他一眼,瞳孔深处的情感复杂而平淡,一句话也没有再说,只是略略点头。转身大步离去,袍子的下摆翻飞着,消失在浓雾中。

让这一切都结束吧。

哈利知道他该离开了,然而那孩子还在那里,蜷缩着,哭泣着。受了伤的小兽,得不到任何安慰。

他是最初的……

他还不能立刻离开。

哈利伸出手,轻轻抚上那男孩的头发,男孩畏缩了一下,猛地抬起头来,瘦巴巴的脸颊上大大的黑色眼睛中泪珠滚落,茫然与恐惧真实地充盈着,毫无掩藏,并非隐忍。

“那都发生了。”那孩子用颤抖的声音确认道。

“对。”哈利根本不能撒谎。“全部都是……发生了的。”他轻轻拍着小孩子瘦弱的背脊,感到他在畏缩,随后确认不会再有伤害,渐渐放松。

“我死了?”他压着嗓子问道。

“对。”

“你也就快要……”

“我很抱歉,我很抱歉。”

哈利将那个男孩拥入怀中,一股无法解释也无法抑制的感情淹没了他,令他抱紧那孩子瘦小的身子,抚摸他脏乎乎的头发,就像是——这样就可以安慰谁一样。男孩僵硬了一阵子,也停止了抽泣,把瘦小的手掌搭上了哈利的肩膀。

“我很害怕,也一点儿都不想让你死。”就像是最亲密的悄悄话一般,小孩子冲他耳语。“本来我不知道为什么,但是我知道很久都不会有人这样拥抱我。”

“可是并不是谁都能如愿以偿,是不是?”他问,脑袋靠上哈利的脸侧,“我突然知道了一些我不能弄明白的事情,但至少……人死去后都不会再回来了,我其实已经离开了,对吗?”

“没错,我很抱歉。”哈利回答,惊讶自己的眼眶是这么干燥。

“这肯定不是你的错。你也即将离开……”

哈利把那孩子拉离他的肩膀,双手抚摸着他的脸颊。年幼的西弗勒斯•斯内普,尚且像每个孩子一样有着孩子的灵魂的一个,正用仍然含着泪水,仍然带有痛苦,但毫不畏惧的眼睛看着他——即使他被告知这都将不再被记住……

“我也将死去。”哈利坚定地说道,“但我保证——我保证,我不会让我们——每一个人,所付出的生命白费。”

“‘最后一个要消灭的敌人是死亡。’是吗?”那男孩问,哈利当然记得戈德里克山谷的墓碑上的话。

“对,没错。”他微笑着说,“正是如此。”

男孩的形象缓缓模糊,哈利转过身去,沿着他的教授消逝的方向大步迎去。


Fin.



*Black.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

sidetitleAll of Mine.sidetitle

wornbattlefield

Author:wornbattlefield
阑朝 / 旧战场

-1993年生人;2011高考挣扎中。
-死蠢;雷人。
-粗口症候群;对人交流障碍略重。
-无CP控;宅腐兼有,BG、BL、GL均吃。
-咖啡加伴侣会死。
-人格分裂;抖M。
-雷点高而怪异;鲜有玻璃心(靠)。
-以上全是真的……真的,没骗人。
======================
/勾搭☆/
QQ:624558557
E-mail:oldlanzhao@yahoo.com.cn
======================
【本人】
立志图文双栖;
可是两边都不成的废柴与渣滓。
高考杯具中。
【愿望】
在死的时候可以被播放《今天是个好日子》。
【人品】
目前直逼负∞。
【怪癖】
暴力美学;酷刑研究。
现实主义与浪漫主义到死纠结(何。
粗口。
后妈。
后妈。
以及后妈。
【萌点】
西弗勒斯斯内普跟莱姆斯卢平;
桂小太郎;
王耀跟伊万布拉金斯基跟马修威廉姆斯跟亚瑟柯克兰跟弗朗西斯波洛弗瓦跟安东尼奥费尔南德斯卡里埃多;
脑噬涅罗;
等。
【至高的cp们】
RLSS;
中露;
高桂高。

sidetitleClassifications.sidetitle
sidetitleMessages.sidetitle
sidetitleEssays.sidetitle
sidetitleMonthly Files.sidetitle
sidetitleQuotes.sidetitle
sidetitle勿匆匆sidetitle
sidetitle人欢相聚sidetitle
sidetitle来勾搭我呀嘻嘻嘻嘻sidetitle

和此人成为好友

sidetitleSilence.sidetitle
sidetitleSearchsidetitle
sidetitleRSSsidetit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