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文上架Ⅴ】July 23,1997. Wednesday.

July 23,1997. Wednesday.


所属:旧文上架系列(系列你妈!

cp:无
(TS[Tobias Snape]\SS)【Harry Potter】

警告:原著衍生;角色将会死亡;粗口;全对话

字数:5263


这一篇写得很……那什么,自己很High。反正是到时候该死的都死了。
其设定参见《西弗勒斯•斯内普血统及背景相关意淫
July 23,1997. Wednesday.

AM 10:04—AM 10:52.

In the Yorkshire Prison.*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Goodbye papa is hard to die.
When all the birds are singing in the sky.
Now the spring in the air.
Little children are every where.
When you see them I’ll be there.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你来这儿干嘛?”

“真令人惊讶你认得出我。”

“少废话,你没出生时我就认得出你,你来这儿干嘛?”

“你过得似乎不错。我早听说现在麻瓜的监狱管得非常——松,结果看起来就跟个旅馆差不多。”

“闭嘴,你这个怪胎(You freak*)。你怎么能在这儿说你们那边的事儿?”

“你知道我有上百种办法让那些条子什么都听不着看不见,用不着像条疯狗似的乱吠,你让我想起了另一个恶心巴拉的家伙,可惜他没你这么丑。”

“闭嘴,到底是谁给你的权力,让你敢这么对你老爹说话?你们那群怪胎就是不懂得人类的涵养,无礼的——”


椅子与地面刺耳的擦刮声。


“是的,是的。安静,你知道我会做什么,你还不是特笨,是不?”

“别拿你们那根——木棍——指着我,你怎么敢——”

“别劳神威慑我。即使是在你嘴里那些怪胎中我也不是特别安全的一个,我可以现在就把这座监狱夷平,却让别的麻瓜一辈子不知道。”

“你威胁我?你老爸?”

“差不多,又能怎样呢?”

“居然没有人试图把你这种——怪物抓起来,你们那类人真是有够宽容的,不是吗?”

“啊,真令我意外,你又猜得差不多了。”

“什么意思?”

“别这样,老爹(Da*),你是个酒鬼,又不是个蠢货。”

“你他妈现在是个逃犯?!”

“说得真难听,差远了。我可用不着逃。”

“你干啥了?”

“可用不着你管。你之前不是还问我来干嘛的?现在我可以回答你:探监。”

“放屁。”

“难道不行吗?都二十一年了。”

“你还记着?”

“我是个教师——之前一段时间是。每年都有一个规律的暑假,算清年份是很容易的事情。”

“我都已经过糊涂了。”

“显而易见。”


沉默。


“你——喔,多大了?”

“三十七。很漫长的岁月都过去了,是不?”

“我记不住,这鬼地方什么都够用,就是缺个年历。”

“我认为已经很不错了,作为一栋监狱来说。”

“作为一个耗着下辈子命的地方来说糟透了。还有你他妈怎么整的?刚打眼儿一看我还以为你已经五十多了——要不是我坚信我没老到儿子那么大。”

“我都说了,很漫长的岁月。”

“你说话像你妈。”

“你还敢提到她。”

“干嘛不?还是说你就觉得我让她死的?”

“这是事实,要是她没嫁给一个麻瓜那么——”

“那么就你不在这世上了,你这不懂知恩图报的——”

“你以为我介意那玩意儿?你认为我在乎?”

“你不介意的东西是自己的命!”

“而我看起来好像不知道?”

“所以我说你是一个怪胎,哪怕在你那一类怪胎中你他妈也会是个怪胎!”

“真令我惊讶。难道这对你来说有什么区别吗?”

“当然有区别!你这个愚蠢的小子,你可以把你的那根小木棍收起来,你可以把你以前穿的那种奇形怪状的袍子换掉,但你可没法儿把你的性格连根拔去。而你骨子里就是个怪物,就跟——”

“她不是怪物!你他妈的要是敢说我母亲是个——”

“给我闭嘴!不是她。你以为你像你妈?想得倒美啊,艾琳要是赶上你这个美妙的性格一半儿,我当初就不会做出个错误的决定了。像我多一点。”

“……什么?”

“你其实是个蠢货怎么着,你不觉得吗?”

“觉得什么?我会喝醉了拿酒瓶敲碎个麻瓜的脑袋?”

“只要听听你管我们叫麻瓜的语气就知道,我好歹知道我敲死的是我的同类,而不是更低等的什么东西。你有一半的血就是你嘴里的、令你厌恶麻瓜的,你甚至否认这一点,别以为我不知道。还有,我敢打赌你杀人时都不用喝醉。”

“我从不喝醉,而且你不能肯定。”

“不能肯定你杀过人?开玩笑,儿子,下流笑话。这鬼地方满地都是杀人犯,我认得那种的:神志清醒地夺走别人性命的眼神。”


沉默。


“你畏缩?”

“我没有,顺带一提,你自己就是个恶棍,别管别人干了啥。”

“在那个别人不是我儿子时。我从不管,除非喝多了。”

“这是我这辈子最恨的事之一。”

“哪一个。是说你是我的种这一点,还是说我喝酒这一点?”

“你喝多少不关我事儿。”


沉默。


“你能不能开开口啊?你自己突然跑来说……探监?然后你他妈欠操的就坐在我面前发呆?”

“哈,就是思考如果我可以再老一点儿还会该死的跟你像几分。”

“如果你可以再老一点儿,干嘛说得特别不可置信?”

“那不是重点。”

“放屁,说得像你快死了似的。你到底有多少事儿瞒着我?”

“你进局子二十多年来我经历的每一件事儿,显而易见。”

“告诉我。”

“为了什么?”

“我是你老子!”

“毫无疑问,那又如何?”

“你他妈的——”

“你剩下的一辈子就得待在这儿,知道或者不知道又有什么意义呢?我被迫跟你呆在一起的十六年里你可从没对我的事儿感过兴趣啊。”

“你还是没学会,你竟敢这么跟我……”

“我当然敢,你这混账!你觉得你现在还可以用拳头和酒瓶威胁我吗?不能使用魔法的暑假已经过去很久了!”

“我说过别拿那东西指着我!”

“闭嘴,我早就想这么干了。只可惜在我能够杀了你之前你就被扭进了监狱呆一辈子。”

“是吗?你觉得你能?杀了你的亲爹?”

“你不是已经猜到了吗,我神志清醒,杀了人,不止一个?你怎么敢肯定我就不能……”

“你就是不能,小子!你是我的种,我知道你能干什么。”

“简直就是梦呓,你根本不知道。”

“事实上我知道。”

“够了,我一点儿不想纠结这种话题。”


沉默。


“你的眼睛怎么了?”

“怎么?”

“像是看不见了。”

“看得和以前一样清楚,我发现你的视力也没随着年龄衰退,真是神奇。”

“我的视力当然没问题,可是你的眼球就跟瞎子一样茫然。”

“一个小法术。”

“你他妈对着我用了一个小法术?”

“不是对你,是对我自己的,我不习惯把它撤下来。”

“是什么?”

“你对这个感兴趣?真是令我惊讶无比。你不会明白的。”

“少说废话,告诉我。”

“我讨厌服从命令,尤其是你的,你没资格。”

“你这——”

“即使我大发慈悲告诉你,你也不会明白的。你能听懂大脑封闭术吗?”

“Ocluma——?”

“大脑封闭术(Occlumency)。”

“算了。至少我知道发音了,相当难听。”

“那就行了,别问更多了。”

“你是个杀人犯却在外面跑得很欢,有人罩着你?”

“我已经说别问更多了。”

“不,这个都不算个问题,我就是想知道谁会让你这么嚣张。”

“要是我自己就有这本事呢?”

“或许你有,可你不会用。要是没人扶你你就会跳河。”

“……哦,精确。或许这一句我的确没法儿反驳。”

“难道是那个姑娘,当年的那个红头发的姑娘?”


沉默。


继续沉默。


“她死了。”

“出乎意料,但我对于你肯定没帮上忙完全不吃惊。”

“你会吃惊的,我帮上忙了。帮忙杀死她。”

“你他妈——?”

“准确来讲,我杀了她。”


沉默。


“你他妈的是个魔鬼吗?”

“差不多。她不是我第一个杀掉的……——不,别蠢,你以为是什么?情杀?”

“喔,看你的表情就是比情杀还糟。”

“这实在是愚蠢至极。”

“这事儿跟你现在一副难民饿殍样儿有关系吗?”

“我说过别问更多。”

“那你是来干嘛的,混小子,你懂不懂探监一词的含义?”

“我的根本目的就是为了确定你还该死的活在这儿,没了。”

“你他妈的于是就确定了半个多小时,扯了半个多小时的淡?”

“那都不重要,你可以乖乖在这儿度过余生了,我真的认为这儿跟个小旅馆待遇没差,实在是……”

“你都杀了谁?”

“我干嘛回答你?我说过什么都别问了!难道你会认识他们中的谁吗?”

“你的表情说明你杀的人每一刻都在困扰着你。”

“我他妈的是个人,不是把刀(severing*)。任何一个人杀了人都会困扰的!”

“我不保证我起名字时没想包含那个意思。”

“名字?”

“当然,西弗勒斯。你以为是谁想的名字?你妈?她们家的名字全都普通的惨不忍睹,而她自己想象力也不咋地。你用的是你曾祖父的名字。”

“我第一次听说。”

“废话,又没人告诉你。现在的问题是我他妈不是指那种困扰,把你的小聪明拿开!”

“我一点儿都不了解你想表达的意思。”

“你心里就是明白,你还是个小孩儿吗,说实话!”

“我老到足够心平气和地撒谎了,可惜跟你我连谎话都不想说。”

“你在试图惹我生气,就像你小时候……”

“当然啦,我总是会突然想怀怀旧的。可是你想做什么呢,拳打脚踢?”

“你没有个可以跟人肉搏的身子板,我也没老到不能一脚把你的腰踹断。你在转移话题。”

“我没有转移话题,我说过,一开始我就不打算回答……哦。”

“你的胳膊怎么了?左胳膊?”

“没事儿。”

“你现在正抓着它,你这个白痴,还是你以为我是个白痴?把袖子撩起来?”

“我说了没事,就是时间到了。我有急事。”

“我二十一年没喝过酒了,我在清醒地思考,你他妈这叫没事?”

“没错,这只是一堆噩梦中的一个而已。”

“真抽象,噩梦?你打算说什么?”

“我这一生中的每一夜都有无数个噩梦,老爹。这只是其中一个比较讨人厌的。不过令我有点盼头的是:他们很快就要全部结束了,每一个。”

“结束?你是说——”

“是的,什么都不要问了。我得走了。”

“你就突然出现,什么都没干,然后就要走了?”

“没错,不要让我一遍一遍重复,你又没得痴呆症:我只是来确认你是不是还该死的活在这儿。仅此而已。我走后半分钟那群蠢蛋麻瓜看守的混淆咒(Comfundo)就会解开,你乖乖等着他们就行了。”

“Comfun——什么东西——”

“我最近杀了个足以令每个人都不饶恕我的人,如果你实在想知道的话。还有,让我厌恶的不是麻瓜,是。就像我刚才说的,我恨的是我他妈的是你的儿子,可你甚至不会理解这种恨意:它不是你以为的表面原因,甚至跟争吵与打骂没有关系。你就是永远没办法理解。”

“混账小——”

“再见,老爹。虽然我猜这是最后一次见面了;顺带一提,出乎我的意料,这次我得了点儿别的,我本以为我一辈子都不会知道。”

“你想说什么?”

“年轻一辈啊,年轻一辈总是悄悄期待父辈可以给予一点富有意义的话语,如你所说:我可以把我的魔杖收起来,可以把我的袍子换掉,但我没法儿把我的性格连根拔去。我想你是对的。而且你总能猜对点儿什么——喔,你一定记得你以前是怎么诅咒的。你倒是说对了:我们这些怪胎都会死在你前头。”

“年轻一辈,这倒是。你还很年轻。”

“但我所度过的年月足够集成我的一生了;再见。”


幻影移形的轻微爆炸声。


Fin.




注释(*):
①:
Yorkshire Prison,即约克郡监狱,百度一下下就会明白西弗勒斯提到的“简直跟个旅馆似的”啥意思了= =那叫一个开放式管理啊

②:
Goodbye papa is hard to die.
When all the birds are singing in the sky.
Now the spring in the air.
Little children are every where.
When you see them I’ll be there.

《season in the sun》中的一段,大意是

再见,父亲,我还不愿死去
当群鸟在空中翱翔高歌时
当春意溢满空气中每个角落时
当幼童四处欢快嬉戏时
你会发现我与你同在

我自己翻译得好蠢啊= =。其实这一段儿跟老托比亚与西弗勒斯,要说违和那是相当违和,但偏偏也有一点点微妙= =……

③:
这个Freak……哎呀不管是小哈利还是小汤姆都被这么叫过,西弗勒斯当然也是,毕竟这仨就跟那一根藤上的三个瓜似的

④:
“Da”是个方言,就是“老爹”“老爸”的意思……(牛津还有个翻译是“爹爹”,直接想到D伯爵,默,然后天雷,这么说来西弗勒斯跟D伯爵发行蛮像)究竟是不是约克郡方言……谁记得呀,但我记得Meri大神在《Escaping the Paradox》中让西弗勒斯用过这个称呼。所以就拿来了(喂喂!!

⑤:
MOM中提到过,severus谐音过去是severing,但这个真的是利刃的意思吗不是割裂吗……不管了(喂喂喂!!!



后记:

我都百八十年没写过后记了,这一次也没啥可说的。但是有些东西老觉得自己写得很含蓄。
写完之后一看,发现我他妈到底是个不明所以的文科蠢材,我很久都没见过我这种学着文科满纸写不出剧情的渣滓了。虽然那谁谁说过剧情只不过是写作方法的衬托品,但我也没那两下子不是。
总之,这篇同人我试着尽量地贴近了原著。
我对于老托比亚•斯内普的兴趣从鼻子转到整个人用了很长时间,自从05年HBP出版萌上西弗勒斯到去年八月左右,4年多。而今年一月寒假时才想着考证了一点点这个没良心的老家伙。潜意识里,我觉得他不是个弗农•德斯里式的毫无特点的恶棍人物,甚至觉得他的形象要比艾琳•普林斯丰满的多。而且我老觉得,要是硬说这人死了还真不知怎么死的——刀是销声匿迹到哪儿实在点儿。
所以就写了这个渣滓。
西弗勒斯的性格很大一部分毫无疑问拜老托比亚所赐,再加点儿普林斯家的怪脾气,他就变成了现在这么个可人儿。而且我一点不觉得老托比亚是个笨蛋,酒精与懦弱可能让他变成了一个可恨的家伙,但他绝对是个敏锐的男人——艾琳一个人可生不出西弗勒斯这么个可人儿(够了)。
这一串对话是前天突然冒进我的脑子的,如果西弗勒斯还有一个同血脉的亲人在世界上,那么很有可能就是他的父亲。不过可想而知,要是西弗勒斯能跟他爹心平气和地说上五分钟话,我们还不如相信他能在没JQ的情况下跟西里斯•布莱克愉快地进餐。
杀死了邓布利多后,西弗勒斯基本就完了,除了准备把该干的事儿干完以外也就跟一死人没差。他心里还活着的一点点也许有逼他去做一点从没做过的事,像是抱着百合小姐的照片哭一场之类的,或许包括跟仅剩的有关联的人告个别。
有人可能觉得老托比亚的行径足以令西弗勒斯跟他彻底斩断一切关系,但西弗勒斯不是汤姆•里德尔,即使他不是哈利那么个该正直时耿直地正直一下的好小伙儿,但也够格——在已经看见不远处的死亡时——跟什么人说一点不带伪装的话语了。也许他悲哀到甚至对一个麻瓜也难以撤下大脑封闭术,但事实上这对他已经够好了。
我写的东西的内容还是一如既往地含蓄,很多东西都没明着说。但是要是我给讲出来就没意思了,所以要是有谁能完整地看一看就揣摩一下吧。实在无法理解的话,只能怪罪我的水平之低下了。


2010-02
阑朝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

No title

找到你的博了~
看你写的这一篇真的很萌,想到一开始的那段歌词就觉得很虐~
握个手把(羞

可以交换友情链接咩?❤

No title

可以☆
……话说我直接上Q勾搭你成吗【喂!

私下里觉得这是神作

理由as follows
1. 致意这篇文的设定考据文——《西弗勒斯•斯内普血统及背景相关意淫》。考据什么的,果然最有爱了。【某个一开Word就考据癖发作堂而皇之耽误进度的家伙要自重|||】

2. 完全以声音而推进情节勾勒人物,很弓虽。差不多就是这一篇文完全扭转了自2003年知道Tobias这个人物以来对他的印象。【然后一鸡血去搜Tobias的英文同人来翻却翻了一篇HPSS的PWP,难道国外的同人作者没有发现这个人也很有故事么?】

3. 篇章简短意味深长。结尾的一小段对话让我反复咀嚼,每一次都觉得自己多看出了一点什么,却又什么都说不出,只是沉甸甸的感觉在积累。

↑以上是某个被折服的家伙在胡言乱语。
另外把一段应该是读后感/花痴尖叫的东西搞得好像学术报告……是某个人又死蠢发作。

No title

To濯濯:
………………神、神作OAO…………不敢当的可是谢、谢谢……?
…………另外我可以勾搭乃……咩?(←半天你就憋出这句啊!

活了十六年半第一次有人这么说QAQ…………(←醒醒

请来勾搭吧~❤

我马上去加乃的友链。
QQ咩,坩埚里我目前应该叫卡文濯吧……不过卡文期间一般不冒泡……我是懒人

PS:在下其实当即就有申请博客好友,请master去查收

= =

友链已经加好。请看这样的简介可以接受咩?

阑朝 | 考据同好此乃神人&战场已逝静候回归

No title

“友链已经加好。请看这样的简介可以接受咩?

阑朝 | 考据同好此乃神人&战场已逝静候回归”


啊,我才看到。
当然没问题,可这、这是什么伟大的感觉囧……

我也想问是什么感觉……

>当然没问题,可这、这是什么伟大的感觉囧……

在下很得意的就是把人家的ID和个性嵌进简介里,所以阑朝[话说朝是zhao/chao?]你觉得不冒犯就好。

PS:伟大?为毛……

No title

>濯濯

怎么会冒犯呢XD
跟我讲话完全不需要客气尽管来扑倒我呗【喂!

[话说朝是zhao/chao?]
是zhao哟=V=

[伟大?为毛……]
……不知道,感觉(※翻译:错觉)【呆
sidetitleAll of Mine.sidetitle

wornbattlefield

Author:wornbattlefield
阑朝 / 旧战场

-1993年生人;2011高考挣扎中。
-死蠢;雷人。
-粗口症候群;对人交流障碍略重。
-无CP控;宅腐兼有,BG、BL、GL均吃。
-咖啡加伴侣会死。
-人格分裂;抖M。
-雷点高而怪异;鲜有玻璃心(靠)。
-以上全是真的……真的,没骗人。
======================
/勾搭☆/
QQ:624558557
E-mail:oldlanzhao@yahoo.com.cn
======================
【本人】
立志图文双栖;
可是两边都不成的废柴与渣滓。
高考杯具中。
【愿望】
在死的时候可以被播放《今天是个好日子》。
【人品】
目前直逼负∞。
【怪癖】
暴力美学;酷刑研究。
现实主义与浪漫主义到死纠结(何。
粗口。
后妈。
后妈。
以及后妈。
【萌点】
西弗勒斯斯内普跟莱姆斯卢平;
桂小太郎;
王耀跟伊万布拉金斯基跟马修威廉姆斯跟亚瑟柯克兰跟弗朗西斯波洛弗瓦跟安东尼奥费尔南德斯卡里埃多;
脑噬涅罗;
等。
【至高的cp们】
RLSS;
中露;
高桂高。

sidetitleClassifications.sidetitle
sidetitleMessages.sidetitle
sidetitleEssays.sidetitle
sidetitleMonthly Files.sidetitle
sidetitleQuotes.sidetitle
sidetitle勿匆匆sidetitle
sidetitle人欢相聚sidetitle
sidetitle来勾搭我呀嘻嘻嘻嘻sidetitle

和此人成为好友

sidetitleSilence.sidetitle
sidetitleSearchsidetitle
sidetitleRSSsidetitle